一挥资讯

最高法单独废止的刑事司法解释(全/2021)|刑法库最高检单独废止

简介: 最高法单独废止的刑事司法解释(全/2021)|刑法库最高检单独废止的刑事司法解释(全/2021)|刑法库“两高”联合废止的刑事司法解释(全/2021)|刑法库为防止“失联”,请您关注本库的姊妹号——民法库:民法库,同样

(三)辩护与代理《刑事法修改决定》对辩护与代理作了三个方面的修改:一是增加规定被开除公职和被吊销律师、公证员执业证书的人不得担任辩护人;二是增加值班律师制度;三是与监察改革相衔接,删除辩护律师会见“特别重大贿赂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机关许可的规定。

《解释》第三章根据修改后刑事法的规定,对《2012年解释》第三章“辩护与代理”的条文作了修改完善,主要涉及:(1)对刑事法作出调整的条文作出照应规定或者修改,特别是明确值班律师的阅卷权及参与活动有关问题;(2)明确辩护人应当及时提交书面辩护意见;(3)明确相关录音录像的查阅规则;(4)删去辩护人、代理人复制案卷材料收取费用的规定;[《2012年解释》第59条规定:“辩护人、代理人复制案卷材料的,人民法院只收取工本费;法律援助律师复制必要的案卷材料的,应当免收或者减收费用。

”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关于清理规范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有关政策的通知》(财税〔2017〕20号)要求“停征涉及个人等事项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其中包括“复制费(含案卷材料费)”;并规定:“取消、停征或减免上述行政事业性收费后,有关部门和单位依法履行管理职能所需相关经费,由同级财政预算予以保障,不得影响依法履行职责。

鉴此,删去《2012年解释》第59条的规定。

1.关于指定辩护与委托辩护并存的处理规则从实践来看,有的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被告人辩护,被告人的监护人、近亲属又代为委托辩护人的,如何处理,存在不同做法。

经研究认为,委托辩护是刑事法赋予被告人的基本权利,应当予以充分保障。

在指定辩护和委托辩护并存的情况下,应当赋予被告人选择权,以其意思表示为准,否则会产生对审判公正性的质疑。

基于此,《解释》第51条规定:“对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被告人辩护,被告人的监护人、近亲属又代为委托辩护人的,应当听取被告人的意见,由其确定辩护人人选。

”2.关于讯问录音录像的查阅规则关于讯问录音录像,《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关于辩护律师能否复制机关讯问录像问题的批复》(〔2013〕刑他字第239号,本条简称《批复》)规定:“自人民院对起诉之日起,辩护律师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但其中涉及国家、个人隐私的,应严格履行保密义务。

你院请示的,机关对被告人的讯问录音录像已经作为证据材料向人民法院移送并已在庭审中播放,不属于依法不能公开的材料,在辩护律师提出要求复制有关录音录像的情况下,应当准许。

理由是:关于讯问录音录像的性质,目前刑事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院、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会法制工作会关于实施刑事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六部委”《关于实施刑事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均将其定性为证明取证合法性的证明材料,有别于证据材料。

将录音录像定性为“取证合法性的证明材料”而非证据材料,并且根据需要调取,较为符合实际。

“六部委”《关于实施刑事法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院、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办理刑事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法发〔2017〕15号,以下简称《非法证据排除规定》)第22条均采取了上述立场。

实践中有个别办案机关将讯问录音录像放入案卷随案移送,这属于因对法律、司法解释理解不到位导致的不规范做法,应当予以纠正,不能因此认为讯问录音录像就是证据。

(2)另一种意见认为,讯问录音录像证明讯问过程的合法性,对于律师应该公开。

如果将允许查阅、复制的范围限定在“在庭审中举证、质证的且不属于不能公开的材料”,有可能在执行中成为法院限制律师复制的理由。

经研究,《解释》第54条对《批复》予以吸收并作适当调整,规定:“对作为证据材料向人民法院移送的讯问录音录像,辩护律师申请查阅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

”具体而言:(1)根据刑事法第四十条的规定,辩护律师自人民院对起诉之日起,可以查阅本案的案卷材料。

对于移送人民法院的录音录像,无论是否已经在庭审中举证质证,无论是直接用于证明事实还是用于证明取证合法性,均应当属于案卷材料的范围。

而且,移送的证据材料,对参与人应当是公开的。

特别是,在公开审理的中举证、质证的相关证据材料,包括录音录像在内,由于不少要进行庭审直播,人民群众均可观看、。

即使讯问录音录像涉及国家、个人隐私、商业,辩护律师为行使辩护权,也是可以查阅的。

而且,《解释》第55条对此已作充分考虑,专门规定了保密和不得违反规定泄露、披露信息、材料的相关问题。

特别是作为证明取证合法性的录音录像,可能涉及到办案的策略方法,也可能涉及到其他关联和当事人隐私,一律允许复制,恐难以控制传播面以及一旦泄露可能带来的影响。

从实践来看,允许查阅,即可以满足辩护律师的辩护需要,充分保障其权益。

基于此,本条明确为“辩护律师申请查阅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即对于查阅申请应当一律准许,但对复制未再作明确要求。

(3)本条规定的“讯问录音录像”,不限于作为证据材料移送人民法院的“录音录像”,也包括作为证据材料向人民法院移送的相关监察过程的录音录像。

《人民院刑事规则》第263条第二款规定:“对于监察机关移送起诉的,认为需要调取有关录音、录像的,可以商监察机关调取。

”第76条规定:“对于提起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审前供述系非法取得,并相关线索或者材料的,人民院可以将讯问录音、录像连同案卷材料一并移送人民法院。

”当然,如果相关监察过程的录音录像未移送人民法院的,自然不属于可以查阅的范围。

3.关于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的保密要求《解释》第55条强调了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在保密方面的相关要求,规定:“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涉及国家、商业、个人隐私的,应当保密;对不公开审理的信息、材料,或者在办案过程中获悉的重要信息、证据材料,不得违反规定泄露、披露,不得用于办案以外的用途。

”“违反前款规定的,人民法院可以司法行政机关或者有关部门,建议给予相应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征求意见过程中,有意见建议删去本条,理由是:《律师法》中已有关于律师违反保密义务的相关规定,律师行业规范中也对此进行了约束,不必在此赘述。

关于“人民法院可以要求相关人员出具承诺书”的规定,根据《律师法》第38条,律师应当保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国家、商业和当事人隐私。

主要考虑:(1)《律师法》、“两高三部”《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全国律协《律师办理刑事规范》已对相关问题作出明确,本条只是作了照应性规定。

(2)实践中,绝大多数律师能够保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和相关信息,但也有极个别律师违反保密义务,违法违规散布有关信息,《解释》作出规定,有利于警示和规制。

4.关于代理人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的规则《2012年解释》第57条规定,代理人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需经人民法院批准。

当前,在强化对犯罪嫌疑人、被告利保护的同时,应当更加注意对被害利的保护。

而且,从刑事法理上而言,被害人与被告人同属于当事人,代理人的权利与辩护人的权利基本相同,应当对代理人和辩护人在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方面予以同等权利保护。

基于此,《解释》第65条第一款作出修改完善,规定:“律师担任代理人的,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

其他代理人经人民法院许可,也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

”5.关于律师带助理参加庭审的规则《解释》第68条吸收“两高三部”《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第25条第二款的规定,明确:“律师担任辩护人、代理人,经人民法院准许,可以带一名助理参加庭审。

律师助理参加庭审的,可以从事辅助工作,但不得发表辩护、代理意见。

需要注意的是,本条规定的“发表辩护、代理意见”是概称,包括申请回避、举证、质证、辩论以及发表辩护、代理意见等行为,这些行为都应当由辩护人、代理人完成,不能交由律师助理代为实施。

刑事办案,你想要的都在这!

《刑事法全厚细》全面集成了、国安、海关、军队、监察、、法院、律协及其他相关部委的刑事规定、指导案例和常用文书式样,并采用独特的编排格式和体例形式,非常适合刑事办案和法学研究。

试读《刑法全厚细》第6版(强奸罪)试读《刑法全厚细》第6版(追诉时效)冯江:刑法中的“英雄烈士”不能理解为“英雄、烈士” 这可能是刑法书史上最全最厚最细的一本…

最高法单独废止的刑事司法解释(全/2021)|刑法库最高检单独废止的刑事司法解释(全/2021)|刑法库“两高”联合废止的刑事司法解释(全/2021)|刑法库为防止“失联”,请您关注本库的姊妹号——民法库:民法库,同样值得您关注!


以上是文章"

最高法单独废止的刑事司法解释(全/2021)|刑法库最高检单独废止

"的内容,欢迎阅读一挥资讯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