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挥资讯

▲由于俄国人拿下了阿穆尔河下游诸多重镇封堵住了东北在这个方向的出海

简介: ▲由于俄国人拿下了阿穆尔河下游诸多重镇封堵住了东北在这个方向的出海口并将帝国边疆从外兴安岭推进至黑龙江(可横屏观看)▲伯力后来被俄国人改称“哈巴罗夫斯克”,纪念为斯拉夫民族“开疆拓土”的哈巴罗夫图为位于伯力的哈巴罗夫雕

在2017年12月19日“全俄人民阵线”论坛上,普京表示,在可能的第四个总统任期中,俄罗斯要“走向世界领导地位”,成为多极世界中的一极、为全球安全产品、实现大国复兴。

在普京的“大国策”中,有一个名词经常出现:“向东看”。

▲依依东望但丰满的理想下同样暗藏着些许骨感的现实:人口稀少、交通不便、秩序混乱、经费短缺,这都使普京时期的“依依东望”之路困难重重,使远东地区长期吸引不到优质的资本与劳动力。

慢慢东路卸不掉的历史包袱15世纪晚期,伊凡三世的俄国在驱赶蒙古人的同时,开始向北极和乌拉尔山脉挺进,占领了广袤且人烟稀少的森林地区,标志着斯拉夫民族开始“向东看”。

▲俄罗斯帝国从东欧扩张至如此规模莫非是吸收了蒙古人的扩张基因(可横屏观看)俄国人扩张的步伐止于雅克萨之战,但是当时的清廷官员不熟悉外交准则,未能有效利用战果,致使俄国人在阿穆尔河一带继续安营扎寨,为其两百年后卷土重来埋下了伏笔。

▲清朝军队攻雅克萨城到了19世纪中叶,沙俄沉寂两百年的“向东看”再度启航,借两次鸦片战争清廷战败之机,沙俄趁火打劫,威逼利诱,以非战争途径侵占了中国大片领土。

这一次,在哈巴罗夫的带领下,俄国人不仅拿到了黑龙江上重要的河道枢纽——伯力,还获得了其梦寐以求百年的东方出海口——庙街、海参崴,中国东北方通向北太平洋的河道由此被掐断。

▲由于俄国人拿下了阿穆尔河下游诸多重镇封堵住了东北在这个方向的出海口并将帝国边疆从外兴安岭推进至黑龙江(可横屏观看)▲伯力后来被俄国人改称“哈巴罗夫斯克”,纪念为斯拉夫民族“开疆拓土”的哈巴罗夫图为位于伯力的哈巴罗夫雕像历史上,远东曾是斯拉夫文明与西方文明对峙时牢靠的大后方,也是和中日竞争的最前线,在今天则是俄罗斯发展的“资源禀赋”区。

东部地区如能成功开发,将给俄带来许多新的发展机会,并将显著改变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定位,托起俄罗斯沉重的大国梦。

▲曾经是后方,之后是前线如今因北极开发而变得更加重要因此和清代的湖广填四川思路相似,俄国人也选择用“填空”的方式治理远东占领区,增强控制力。

不过,以远东地区的现状做分析,如此“填空”成效实在有限,原因很简单:远东土地太过广袤,而自愿前去的俄罗斯人又极为稀缺。

▲远东大型定居点之一阿纳德尔看起来也是空荡荡的那些到达远东垦荒、挖矿的人,有不少是沙俄及苏联判定有罪的重刑劳改犯。

▲1951-1952年的古拉格分布到了现代,情况还是没有改观。

当然从蒙古、中国和朝鲜引入移民也可以起到效果,但担忧丢失远东控制权的俄罗斯轻易还是不会松这个口。

▲远东地区90年至15年的人口变化普京曾说过:“俄罗斯虽大,但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

”斯拉夫人攫取了大量的土地,却也由此患得患失,害怕有朝一日失去这些土地。

警惕和提防直接体现在了外来人口繁琐的签证办理上,大大制约了外来人口进入远东。

▲2010年俄罗斯联邦主体之人口密度建设东方补不齐的发展短板21世纪以来,亚洲特别是中国的发展,使俄罗斯越来越重视远东和亚太地区的市场。

▲相比欧亚大陆的四大边缘板块中间的俄国明显黯淡太多“要想富,先修路”。

对于横跨欧亚的俄罗斯而言,西伯利亚铁路长期以来就是俄远东地区经济发展、稳定、军事挺进的大动脉。

▲横跨欧亚大陆的超长铁路(可横屏观看)普京在第三个总统任期中虽明确表示要为西伯利亚大铁路提速到“每小时100公里”,但据俄新网2017年4月的报道,西伯利亚铁路现代化改造的完成时间被推迟到了2019年,工程进度严重滞后。

俄罗斯远东的机关,仍然停留在苏联时代,行政效率极端低下、思维落后。

更有专家直接表示,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还“不适应自由的市场经济模式”。

上述问题久拖不决,外来产品和投资也就不愿进入远东;吸引不到优质投资的远东地区尚不具备自我造血能力,就必须依靠国家财政的支持,成为了俄罗斯不折不扣的“负担”。

▲住在这里的人就像这些大楼一样,勉强这个死循环从80年代戈尔巴乔夫改革期间就延续至今了:莫斯科扶植远东地区的目标之一就是使其不再成为“负担”,可远东地区补贴吃得越多,地方对经济改革的动力就越差,最终尾大不掉。

▲照骗与照片此外,劳动力资源不足、经济结构不合理、教育和创新能力弱、经济运行和基础设施建设成本高的问题在远东同样存在。

普京想建设东方,这些固有的问题和短板一个比一个复杂、一个比一个难以解决。

▲普京看望远东灾情依依东望望不尽的前程仕途尽管远东人迹罕至,但还是有这么一个群体,为了国家的利益扩张、个人的远大前程,主动要求来到远东扎根基层,依依东望。

对于誓要成为欧亚大国的俄罗斯而言,远东地区的军事存在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因此俄军素来重视远东军事力量建设。

也正因为此,远东逐渐成为俄罗斯军人迈向高级职位的跳板和必经之路。

苏联时代曾任国防的朱可夫、亚佐夫,就都出自远东地区的。

▲被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优秀的将领之一的朱可夫如今,随着“向东看”战略中诸多具体项目的落地,俄罗斯在远东利益增长的同时,安全需求也在上升。

朝核危机持续发酵、“萨德”落户韩国,严重冲击了远东地区的战略稳定性,这使俄对远东地区防务更加重视。

▲从娃娃抓起的尚武文化更是战斗民族战斗力的长期保证在今天的俄罗斯国防部中,来自东方的高级将领比比皆是:国防部第一副兼总格拉西莫夫,曾任原西伯利亚;空天军总苏洛维金,年仅46岁便就任东部;海军总科罗廖夫,上任前是位于远东地区的俄太平洋舰队;而现在的东部、46岁的恰依科,也被坊间盛传为下一任俄军总的不二人选。

始自当年到远东开疆拓土的哈巴罗夫、穆拉维约夫,俄罗斯军人钟情远东地区是有历史渊源的。

前俄军总参情报局侦察中心主任、指挥苏联特种打响阿富汗战争第一枪的科列斯尼克就曾说过:“我们当时的军校毕业生都很希望分配到远东,因为远东能闻到味,能施展自己的本事与抱负。

相对于处处被掣肘、难以为继的经济建设,远东地区的军事建设比经济建设更容易见效,特别是在彰显俄罗斯的威慑力方面。

短期来看,在远东地区挥戈、展示武力,风险和代价要比俄罗斯西部地区小的多,而俄军将领们也愿意有这样的机会让自己离国防部更近一步。

结语“向东看”从来不是新思想,俄罗斯历代的精英们都曾经“向东看”,并将其列为重要的地缘战略。

回顾普京的前三个总统任期,更是将“向东看”的内涵、范围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特别是乌克兰危机后,“向东看”显著提速,并被赋予了更强的地缘含义。

俄罗斯的双头鹰雄心由此一览无余:强硬对峙西方的同时也不忘俯瞰东方,力求战略上的“东西平衡”。

俄国人五百年的“依依东望”总是望不到头——他们望到了历史、望到了辉煌,也望到了衰败,与无奈。


以上是文章"

▲由于俄国人拿下了阿穆尔河下游诸多重镇封堵住了东北在这个方向的出海

"的内容,欢迎阅读一挥资讯的其它文章